开问网openwhy.cn —— 基于文档协作平台的综合性内容型网站

建议反馈

提交
取消

绑定手机号

您不是手机注册用户,还不能操作创建群或申请为群参与者,请绑定手机号(手机号绑定后将也成为登录账号)
获取验证码
绑定
取消

合并账号

合并
取消

提示

取消
解绑并绑定
只有实名认证用户可创建活动,
请先进行实名认证
确定

扫描下载开问APP

开问网微信客服

400-690-0076

​那景•那人•那情

顾安安
关注
收藏
字数 1600
阅读 5688
0

21世纪初,我的父母从安徽潜山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走出来,他们背着沉重的行囊,用那嶙峋的臂膀依托着我,到了远方。

几回回梦里回潜山,潜山处处山连着山。坐落在潜山东北角落里的红光村便是我土生土长之地。它遥远而偏僻,被世人所遗忘,但我却魂牵梦绕着它,好似情人,日夜思念,一刻也不能忘。 

这块贫瘠的土地承载着我太多珍贵的回忆,那些美好的岁月又叫我怎能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轻易忘记?

离开那里已是十年光阴,走时眼里饱含泪水,而今当再次踏上这片爱得深沉的土地时,早已泪流满面。

景,还是那景。远远望着便看到一座座连绵起伏的群山,它们就像是一排挺拔而又肃穆的战士,生生世世守护着身前这片不起眼的村庄。在那山坡上,有一个个土房子,零星散落着的几户人家,房顶铺满了呈小船状的黑色瓦片,只有灶房的顶上偶尔会出现一两块透明的玻璃。清晨缕缕阳光泼洒在斑痕的土墙上,一幕幕夹杂着尘埃的光束,为这村庄的烟火增添了几分神秘气息,我知道那便是属于淳朴农村人民的智慧。

到了傍晚,村庄在绚烂的霞光中升起袅袅炊烟,随着秋风吹呀吹,裹挟着那份夏季的焦躁与不安,都去了远方。那树上的枫叶似乎也经不起风的挑逗,羞答答地涨红了脸,随着风儿翩翩起舞,难道它也是想浪迹天涯?树林里,迎面和风轻拂,耳畔树叶沙沙作响,这时抬头望着天,发现竟是一道靓丽的水彩,蓝色的背景,铺以参差错落的红晕,一切是那么的迷人,我想这便就是“红光村”的由来吧。林边的小河静静的淌着,或许是因为奔腾一天的劳累,它也想休息了。隐隐约约地,天更暗了,田埂上渐渐传来挨家挨户女人对丈夫的呼喊声,归家心切的农夫们迅速收拾好锄具,牵着老黄牛,边应和着边往回赶。不久,随着不时传来的几声狗吠,一切都又归于平静。透过那微弱的灯光,望向天上的那轮明月,我深深地感慨着,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岁月静好?

然而,人却不是那人。曾记得,儿时的我最爱折腾,也总是喜爱与几个小伙伴一起光着脚丫,满庭院的追逐乱跑,还能感觉到那时踩着的土地是多么的和润,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妙;曾记得,每逢夏日,我们便会相约赤裸着身子去河里抓鱼、摸虾,比谁抓得多、抓的大,低着头、弯着腰,认真起来可真是一点也不知道累;几个顽皮的无赖儿总爱“团体作案”,悄悄地匍匐到别人家的西瓜地里,边放风望哨,边合作竭力地去搅烂着瓜藤,突然传来的几声狗叫,急得我们四处乱窜;曾记得,我们背着竹篓去后山捡柴,总是一进山便扔下竹篓,纷纷爬到树上荡秋千、摘野果,最后空着背篓被家里打得浑身疼痛心里却乐开了花;曾记得,过年时无论吃的好坏,一家老小总是围满桌欢聚一堂,各自聊着对去年的遗憾,以及对来年的憧憬……

可是,这一切都烟消云散了。那些人啊,再也没能见到。那些从小玩到大的伙伴们,随着父母到外地学习的学习,打工的打工,均是离开了这片故土,为了自己的前程奔波奋斗着,再也回不到那样的年华。而老一辈的人有的被儿孙们接去了城里安享天年,而有的终是没能熬过岁月,被永远的埋在了这片土地下。

情,也不再是那片情。曾记得,田间地里,乡里的男人们总是拿着锄头,三五成群,除草挖地,相互间还不时发起唠嗑,你帮我助,欢声笑语;曾记得,乡里的女人们总是手拿针线,比拼绣技,手拿锅铲,竞赛厨艺,今天你帮我家操办宴席,明天我送你几颗自家白菜,好生和谐。

然而,这一切终究是输给了时间。随着城乡一体化的发展,故乡的情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那群可爱质朴的故乡人啊,再也没能回来。那纷纷去往外地打工,弃农从商的“打工热潮”,使得多年未见的彼此变得陌生、顾忌,反倒循规蹈矩、客客气气,是那么的疏离与淡漠。

心啊,此时就像缺了一块,再也不能完整。这个让我魂牵梦萦的地方竟变得生疏起来,这景还是那景,可人却不再是那人,这变得陌生起来的故乡情更是让我有了一种想要离开的冲动。十年之间,我身处远方所一直深深期盼着的故乡,当我再次走出它时,却不觉已成了到不了的远方。

南木文学奖+散文+《那景•那人•那情》+汪聂军

赞 | 0
举报
本文为下述活动作品
0 条评论
取消
评论
更多评论
还没有评论
评论已关闭
推荐阅读
换一批
回到顶部
分享文章

分享到微信

举报

提交
取消

选择活动

1/10
作品二维码:
发证单位:
    发证日期:
    开问电子证书编号: